天雷伊轩,谢谢大家。


专业无脑傻白甜选手👀
在忙学习

这边意思意思发一下,不占tag随缘吧
无料,CP南国组无差+轩伊(大概一到两篇)
主要收录篇目(请戳主页查看)
【维赛维】《Passed》(大修)
(可能)【维赛维】《破碎天堂》(备修)
【维赛维】《飞行器的执行周期》(未发表,完成中)
(可能)【维赛维】《远空》(微修)

【轩伊】《岁暮天寒》(微修)
(可能)【轩伊】《?》(完成中)

想要的请在此条下留言喔,想尽量做得好一些,不一定会带到728,自己做着收藏玩,也不计划印很多

有人要就多做一两个,没人要我就自己随缘啦~!

血腥爱情故事。

*维赛/赛维无差

*很短还没写完的摸鱼

*非常莫名其妙的现代pa

*推荐bgm:《血腥爱情故事》白止

*灵感来源于歌曲,这个版本的太带感了……………


——————————(˶‾᷄ ⁻̫ ‾᷅˵)——————————


赛科尔站在天台上,身后霓虹闪烁,亮如白昼。


兜帽下的蓝发被高处的风吹得散乱,面罩掩着的唇角恣意扬起。维鲁特沉默地站在他对面,神色冷峻,右臂上割裂的伤口顾不上处理,他左手握着枪,枪口稍微上抬,对着赛科尔的眉心。凛冽的风把裸露皮肤刮得生疼,赛科尔松了握着刀的右手,晃了晃又很快背到身后,浑然没有发觉维鲁特正紧扣扳机的指尖一般,道:...

【裘杰】我即以欢笑为你赠行

*裘杰

*私设高度掺杂

*OOC极端严重


杰克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裘克第一眼见他就知道。


庄园主的晚宴上,他是最早到的一个。裘克比他晚一些,推开华丽而厚重的大门时一袭礼服的青年正双手交叉,姿态懒散地坐在餐桌前。他神色冷淡而傲慢,稍微扬着下颔,皮肤苍白得仿佛有多年不见天日,因此一双眼瞳便显得格外红,像是刚刚浸泡过人血的两颗红宝石镶在眼眶中似的。实际上更加引人注目的可能是他的左手,只是方才裘克被那双红得惊心动魄的眼瞳攫去全部心神,甚至没来得及注意到那只指爪尖锐的左手——手腕和指根处都缠着绷带,绷带上洇着些陈旧的血渍,五指则被五片修长而锋锐的金属利刃所取代。青年听到推...

“进了水的脑袋上,长得都是海草吗!?”

……你太可爱了吧,骂人都这么可爱,我满头海草

《雪国速递》13

*书信体,务必首先阅读前文,可戳雪国速递tag或以下链接

雪国速递12:http://778743662.lofter.com/post/1d4738b5_12986383


*向着近在咫尺的结尾狂奔(?)信件部分差不多就到此结束啦!


致赛科尔:


诸事安好。


这封信我思索很久如何落笔,或许该算作两年间耗费时间最长的一封,幸而如今也有足够的时间让我耽搁在私事上,琢磨回信的时间绰绰有余。各线战场均已进入收尾阶段,战争就要结束了。


尘埃落定,无论过程如何坎坷曲折,你我平安便好。


近日忙于战后重建工作,前线战事还需收尾,只是再不是沉甸甸压在所有人心头的巨石。部分毁坏...

一辆赛维的假车,时隔多年飙一次车心情激动(??)

是打手赛xboss维的后续,其实想说请先阅读前文,一想我剧情还没写到这儿,写车自己爽的。试图查资料过,但是没找到什么有用的,bug请指出

延续前篇设定,大维小赛年龄差九岁,本篇为20赛/29维

***OOC严重***

***不是什么健康的东西,最好首先确认年满18()***

***有咬行为,请注意***

→https://shimo.im/docs/OvnJk61aZg0d6umI

评论会再发一次,懒得拿平板做超链接了

赛科尔,你怎么说话这么大声

要是我声音小了你听不见,会不会不敢跟我表白。

A piece of pillow:

放了学,一伙人肩上扛着书包往家走。


学校有两道门,门之间一条柏油路悠长曲折,路间矗立杨树,被雕着花纹的石墩棵棵隔开,起风时便一齐沙沙地摇晃树叶,十几辆自行车自路间扯着铃声驰过,嗖地撩起便道旁低垂细柳,整片小路便波浪般动起来了。


赛科尔朋友不少,大家都是住在附近院里的狐朋狗友,一下课十分钟就能溜达到家,只是从二道门走到一道门的路程就占了一半时间。


赛科尔走在中间,众星捧月似的,掌心朝上垫着书包带,拎西装一样抗在肩上,还真有不少小姑娘拿眼角瞟他。尽远和舜正巧骑车晃悠过去,临走...

“我所求的,从来都不是名利。”维鲁特摇头道,最后一役在朝阳中落下帷幕,作为一手扛起整个塔帕兹命运的指挥官,这个今年刚刚二十八岁的男人一时间风头无两,声名达到了鼎峰,他不在意肩上的衔章怎样耀眼,但每个人都有目共睹他的付出,“我只会行军打仗,如今战争结束,我没有理由也不想再参与进官场的勾心斗角里了。”

“但是如今您在民众中的威望极高,您可是拯救塔帕兹的英雄啊。”

“我算不得英雄,”他道,“有无数军人为之捐躯献身,我在前线五年,没见过一个逃兵,他们才是英雄。”

“可是……”

“没有可是。”维鲁特打断他,平和冷淡的神色中终于透露出些许曾经战场上挥斥方遒运筹帷幄的上将模样,他轻声道,“我不是英雄...

关于《passed》

讲一讲关于《Passed》,大概不会有人看,我只是想说。

这篇大概前前后后写了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其中四千字耗费二十天,三千字花费一晚上,其余的都是反复修改,时间不定。一开始是想写鬼魂的故事,下意识就写了“鬼镇”的设定,其实大概也可以算是第一次自己构造比较完整的世界观,从前有过的几次无疾而终,不提。鬼镇设定修改过很多次,包括“转生者领取预言离开”和“拒绝转生者滞留”,其实是想侧面展现一下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韦尔大概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了,中心思想是即使手上沾染过鲜血,但他的心依然向善,因此能够领取到好的预言。

第一视角叙事是我想尝试很久但是没有把握的一种,因为我很担心塑造出的性格和人...

做个调查

垫底成员觉得应该整齐一下(?)

维赛冰块场:

冰块场的脑丝想要合作出本
想调查一下多少人有意愿要买
目前定下的脑丝有:胡子 @Mrs.Chrono ,几维 @Clamor_Bamboo ,alda @Alda读作奥达 ,阿菀 @阿菀 ,长喑 @Utopian. ,永夜 @Hallo? ,e @SwEEt ,冷冷 @✨冷―cold:(是条咸鱼 ,落书,安歌 @唐安歌 ,狩猎 @吃瓜狩猎🍉 ,卡士,秋白 @□□□ ,b猫 @B猫光速爬坑


评论扣1

2 / 13

© Betray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