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雷伊轩,谢谢大家。


专业无脑傻白甜选手👀
在忙学习

“你看这黄昏怎么蓝盈盈的。”赛科尔嘟囔。他望着窗外神色莫名,“不如叫蓝昏好了。”

维鲁特没搭理他,只抬眼往外略略一扫,然后就重新转回头平静地看着坐在对面的人。不知道赛科尔想了些什么,总归维鲁特也跟不上他的脑回路。然后就这么停滞了大约三十秒,赛科尔冲着他夸张而无声地大喊:“赛科尔——昏——!”

闭着眼睛脑袋就朝着书桌砸了下来,“赛科尔昏”的戏码演了个十足十。

维鲁特被他吓一跳,赛科尔也没如期感觉到额头撞击书桌坚硬木板的触感,中间隔了一只相比体温微微冰凉的手掌。临时只能把手垫在额头和桌面之间,赛科尔那一下子是没留情的,疼得维鲁特稍微蹙了下眉。赛科尔用额头抵着他掌心,半睁开一双眼,扯出半个笑来,可是这个角度,维鲁特什么都看不到。

赛科尔也什么都看不到。




——
这么短还打tag是不是要被打啊…。不管了

黄昏→发蓝→蓝昏→蓝→赛科尔→赛科尔昏→赛科尔,昏

是双单向。

评论
热度(11)

© Betray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