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备战-学习中-常年不在-用爱发电

不知道在写什么,扔个片段(因为感觉一时半会儿写不下去了

歌词来自Money Power Glory

现代paro



"You say that you wanna go."

“你总说你想要启程,”


"To a land that's far away."

“到一个遥远的乐土。”



刻板的广播女声一遍又一遍在大厅中回放,赛科尔摘下耳机仔细听了听,发觉几乎完全听不懂,于是撇了撇嘴,重新戴上耳机,把行李箱朝自己的方向拉近一些,用脚尖勾着行李低头刷手机。间或抬头张望两眼,还看不到视野里任何地方出现熟悉的身影,看着登机牌上时间还早,就继续百无聊赖地反反复复刷着所有群消息都屏蔽得一干二净的QQ。淡蓝色的99+闪来闪去,他没有一点儿点开的兴趣。玻璃幕板之外的夕阳正在落下,异国他乡的人群交谈着彼此熟悉的语言。他在等下一班转机。


这时候他希望下雨,觉得或许会很衬气氛和心情。


维鲁特回来了。手里端了一杯饮料。赛科尔抬起手有气无力地晃了晃,算作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又低下头。维鲁特把饮料递给他,是杯可乐,还有根吸管。赛科尔以前很喜欢这种味道刺激而爽快的饮料,现在总觉得难以下咽。恍然发觉这时候连维鲁特也开始不了解他了,于是接过来,皱着眉头一股脑喝下去。


“我以为你很喜欢。”维鲁特道。


“那是之前。”他扯扯唇角,“现在嘛,也就一般般啦。”


然后就是无言的沉默,至少两人之间无话可说。


“我以为你不抽烟。”半晌,赛科尔干巴巴地说。


这实在不是什么好话题,维鲁特听到他这句话下意识去摸口袋里的烟盒,摸了个空才倏然想起还剩下的大半包烟刚刚就被自己全都扔掉了,不动声色地收回手,但赛科尔一直关注着他,怎么会看不到他的动作。但他什么也没说,装作若无其事。维鲁特定定望了他半晌,才说:“原来不抽,现在不太好戒了。”


其实他维鲁特想戒什么都不难,那么多年的感情都能说断就断一干二净,毫不带留恋,何况只是一点儿烟瘾。赛科尔漫不经心地想。从前他最依赖烟酒这一类惑人心神的玩意儿,结果那时候被维鲁特半强制地戒掉,后来再没沾染。反倒是以前最不喜这些的维鲁特拿起了烟端起了酒,出乎赛科尔意料但好像也在情理之中,


许久没见,好像变了很多,又好像一点儿也没变。赛科尔叹口气,他手指动了动,切了下一首歌,突然想到三年以前,分手是他提的,维鲁特什么也没说,只是问他:


“为什么?”


他当时给不出确切的答案,于是维鲁特最终在当时已经要回拒的留学邀请上签了字,去到某个对于赛科尔来说全然陌生的国家,一去就是三年。现在想想两个人性格差距那么大,能走到一起已是难得,赛科尔一把扯下耳机,对上维鲁特有些疑惑的眼神。


“因为我不属于那儿,而你不属于我。”




时隔三年的回答。



-Tbc.



维鲁特:啥玩意儿???



先把坑扔这儿,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评论(3)
热度(23)

© Utop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