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破晓前诗与夜风。”
爽文选手长喑

“相信我,这样肯定比巧克力和玫瑰花浪漫得多!”

520贺文,我也想和喜欢的人在雨天出去看星星

维赛/赛维无差,短打摸鱼


昨天赛科尔约他看星星,晚上十一点,克洛诺庄园。

八点三十五分的时候外面开始下雨,他坐在窗前办公,一两滴雨飘进来湿了窗帘,于是维鲁特把文件收了收,用镇纸压好了,没关窗户。

八点四十六分划过一道闪电,那一瞬间世界都很亮,黑暗的天空被撕裂出一个缺口,很快又回归黑暗,继而雷声悲嚎,维鲁特的笔顿一下,于是字母y漂亮的右折的弧度便戛然而止了,他心想天空或许也是痛极了。

九点三十分雨还没有停,维鲁特写完了最后一份报告,把它们收入文件袋里,拿在手里掂了掂,放进公文包里拉好拉锁。这些明天要交上去审批。

十点十一分风开始大起来,窗帘被鼓动,窗外树叶哗啦啦地摇晃。维鲁特低着头借着台灯的光翻阅理论书,抿了一口有些凉的咖啡就放下,然后叫佣人进来换一杯温热的。或许是咖啡因的作用,他现在清醒且冷静,毫无倦意,并且对这种状态感到满意。

十点五十二分,窗户被推得大了一些,赛科尔浑身湿透地翻了进来,维鲁特拿了干毛巾和热水,青年摆手拒绝。

“还要去看星星吗?”维鲁特问。

“当然啊,”赛科尔理所当然道,“我们不是约好了吗?”

维鲁特其实看过天气预报,知道今天晚上要下雨,但只是微微颔首,取了大衣披上,转身示意赛科尔。

“走吧。”

他们坐在屋檐下看星星,赛科尔坐了一会儿,屈腿蹲着,两只手耷在膝盖上。天上是深深浅浅的乌云,更多的视野被檐缘遮住,于是他们看铺天盖地的雨幕。赛科尔望着天空,维鲁特盯着雨幕。

他们默契地不看对方,也不说一句话,雨声里连呼吸和心跳都听不到,静谧得仿佛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维鲁特看一眼表,他们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个小时了。于是他默不作声地站起身裹紧大衣,拍了拍赛科尔的肩膀。蓝发青年仰头看他,深蓝色眼瞳在夜幕下近乎深黑,水汽弥漫的空气里有极淡的血腥味,维鲁特一开始就闻到了。

赛科尔蹲的时间有点久,站起身时没把握好平衡差点摔倒,维鲁特搀了他一把,摸到夜行衣上一手粘腻潮湿的血,已经被雨水冲淡了不少。赛科尔避让开维鲁特的手臂,冲他咧开嘴笑,露出两颗尖锐犬齿,头发干了一些,不太安分地向四处乱翘。他做了个口型,无声地说:“拜拜啦。”

维鲁特点一点头,道,再见。

然后他目送着青年走进雨幕回归黑夜,那一瞬间仿佛能够穿透乌云看到背后的星光。

520快乐,外面雨好像该停啦

评论(2)
热度(44)

© Utop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