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雷伊轩,谢谢大家。


专业无脑傻白甜选手👀
在忙学习

_自由发挥

*是写给冷冷老师 @✨冷―cold:(是条咸鱼 昨天自由发挥http://lengxiaoan.lofter.com/post/1ec48de6_ee7fa9a9的配文!很短的小摸鱼


“没事的,“他微笑着重复道,不知是在说给谁听,语气中带着些强调意味,“没事的,赛科尔。”


可你看起来真的不像没事的样子。赛科尔看着他唇角甚至没来得及擦拭的血迹,把这句话咽回肚子里,近乎无措地抓住青年被鲜血浸透的衬衫袖口,指尖因此沾染暗红血色。他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最终只憋出一句毫无力度的呼唤:“维鲁特……”


“嗯?”银发青年一手按着腹部割裂的伤口,另一只手无力地垂在身旁,鲜血从指尖滴落,在地面聚集成小小的血洼。他眉心因为疼痛而蹙紧,笑容却堪称轻淡温柔,他动了动垂在身侧的那只手,用指尖轻轻地勾赛科尔攥在自己袖口的手,近乎无奈地叹息,“没事的,赛科尔。”


赛科尔只能接连不断地点头,他已经快完全乱了阵脚,只知道小心翼翼地抓着那只冰凉的手,望着那双比鲜血更红的眼瞳一遍遍地重复没事的没事的。维鲁特靠着墙边神情疲倦,但还没忘记安抚自己精神紧绷到极致的恋人,竭尽全力牵起唇角。腹部伤口的血还在源源不断地流出来,眼前一阵阵发黑,痛感近乎麻木,维鲁特默默地计算在如此大量的失血下他还剩多少时间可以——


“赛科尔,”他道,“赛科尔。”


蓝发青年立刻凑到近前,一双灰蓝眼瞳里盛满毫不掩饰的担忧,这稍微缓和了他浑身发冷的感受。维鲁特再次微笑起来,他示意赛科尔稍微凑近自己。


“我爱你,”维鲁特轻声说,声音里几乎没有什么力度,但字字笃定,“你要活下去。”


直到能够看见漫漫长夜之后的黎明。


评论(5)
热度(30)

© Betray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