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雷伊轩,谢谢大家。


专业无脑傻白甜选手👀
在忙学习

轩伊‖此去经年

*轩伊,摸鱼,私设掺杂

*魂守伊恩

*写得很快,过几天再考虑要不要改






云轩拎着两坛酒,穿过月下的紫竹林。


酒是好酒,刚从地底下挖出来,底部还带着点没擦干净的泥土,云轩亲手酿的。他每一年都会酿,前些年酿十几坛子,这几年每年也才这么两坛。这酒果香比酒味浓,喝起来清甜微涩,但极醉人,伊恩最喜欢喝。每年也就是这几天,夏末秋初的时候,挑一个月色朗润的夜晚,云轩拎着酒穿过竹林去深处的小亭,伊恩来得早一些,拨弄着棋子等他。两个人酌酒对弈,随意谈天,云轩翻尽了记忆找他漫长生命里还记着的那些趣事讲给他听,伊恩认真地听,也会笑一两声。然后换过来,由他讲一些药剂配比方面的苦恼,云轩听着,不时借自己积累的经验提几种可能,伊恩一一认真记下,回去再做尝试


……只是,如今也有许多年没再对饮过了。


云轩放下酒坛,拨开几棵长得过于繁盛的竹子,一边想着是不是该修剪一下,一边把酒放到前面,自己再跨过去。今晚月色很好,映得雨后的潮湿泥土色泽温和,小亭子里一方玉石矮桌上摆着一副棋盘和两只棋匣,一旁是酒壶酒杯。云轩拍开泥封,于是馥郁甘洌的香气随之逸散开来,仿佛仅是闻着就能醉了人的魂,云轩眯了眯眼,隐约看见亭子里熟悉的身影。


“云轩,”那人道,语气中并无责怪和不满之意,“你又来晚了。”


云轩于是笑起来,他斟上酒,晃了晃玉杯里晶莹剔透的酒液,笑道:“不晚不晚,这路上的竹子也该修剪修剪。今年的酒不错,你尝尝?”


对面的银发青年接过另一只酒杯,低头抿了一口,稍长的额发挡住那只金色眼瞳,月光映在他银色的那只眼瞳里,折出漂亮的琉璃一般易碎的光。他叹息着道:“云轩,我大概有很多年没回来过了。”


云轩笑吟吟地:“不是大概,确实很多年了。”他指了指地上两坛酒,“你回来的晚了,前一年我只酿了两坛子酒,今年一共就这么多,你回来的时机不错,全便宜你了。”


伊恩也笑,这种熟悉而陌生的笑意很轻易地柔和了他脸上生冷的遥远感:“看起来你还不错,尤诺和我父母怎么样?瑞亚那小姑娘也该长大了吧。”


“领主和夫人都还不错,尤诺长大了,医术很好,一直在坚持药剂。小家伙戴上眼镜的时候挺像你,我都差点认错过。瑞亚现在是艾格尼萨最年轻的一位领主,和尤诺关系很好,你放心吧。”


“那就好。”他感叹着,轻轻摸了摸眼尾的泪痣,“给我讲讲你这些年怎么样吧。”


“我?老样子,不过收了个小徒弟,那孩子性格不错,天赋也好,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嗯,挺好的。”


果酒絮絮的醇香萦绕在鼻尖,云轩还没喝多少,已经感觉醉得差不多了。其实他酒量不差,这么些酒精,理智还清醒着,意识却迷蒙。他没问伊恩银色的头发,没问他突兀的归来,没问他为什么不肯自己回去见见父母和尤诺,伊恩不提,他于是也不问保持着某种心照不宣的沉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见伊恩轻轻道,秋天了,夜里冷,回去睡吧。


他后知后觉感到困意。


你呢?他问。


我得走了。伊恩答。他站起身来,戴上斗篷的兜帽,指尖轻轻触碰云轩搭在桌子上的手,温度冰凉。……要好好的,替我照顾好小尤诺和我父母,照顾好你自己。


好。云轩没什么力气地回道,想了想,他又补充一句:你一路小心。


嗯,那我走了。伊恩轻声道。


手上冰凉柔软的触感离开了。




云轩再睁眼时天光大亮,他不知什么时候趴在小桌上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很沉,他不知多久没这么好好地睡一觉了,只是伊恩说得没错,秋夜还是天寒露重了些。他支起身子,宽大袍袖不经意扫过桌面上的酒杯,里面的大半盅酒全洒出来,在地上晕染出渐深的水痕。


桌子上躺着一只破碎的药剂瓶,两只坛子里的酒都已空了。


云轩一晃眼再去看,地上的那些酒渍,都快要淡化得看不清了。



*End.


评论(3)
热度(27)

© Betray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