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荒地上最后的玫瑰。

在第一千个没有太阳也没有你的黎明中

*严重我流,私设世界观


他嘶哑着嗓子,说维鲁特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能不能想一想你自己想一想我,他声音低哑且满含疲惫,但他仅仅是一遍又一遍地问;维鲁特,你想过你自己吗,你想过我吗?

他原本并没准备得到病床上沉默的青年的只言片语回复,但或许是他情绪过于激动以至于把对方的手攥得生疼亦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维鲁特轻声道,我想过的。

赛科尔怔住。指挥官于是稍微撑起身子,用生着薄茧的冰凉指腹触上他的面颊。他实在是太虚弱了,以至于赛科尔生出一种时空错乱的恍惚感。但这是我们的责任,赛科尔。他说。

那你的命呢,维鲁特,你的命算什么?

责任是必须背负的,你不是不懂。

我懂,我明白得很——我太他妈懂了!赛科尔一字一顿,抬手指着窗外沉沉的夜幕。维鲁特,太阳还没升起来呢,你敢死吗?

可是黑夜总会过去的。

……自三年前,这个世界上没人再见过太阳。赛科尔道。你要是敢现在死掉,还有谁能带着整个塔帕兹破开黑夜?

你能的。他温声道,赛科尔,你能的。

赛科尔记不清有多久没见过维鲁特这番甚至有些示弱的模样了——或许他从未见过,或许现在维鲁特也根本不是示弱,他仅仅是疲惫不堪,甚至难以再维持强大的躯壳,不得已暴露出虚弱黯淡的灵魂。可你看他依然端正的背脊,由于疼痛而紧抿的苍白唇角没有泄露出半分痛吟,即使声音很轻,他的语气依旧是不容置疑的——

黎明会到来的,即便是以你我的生命为代价,以成百上千甚至成千上万的人的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维鲁特,你看这个。

赛科尔轻轻打断他,一缕细细的黑影缠绕上维鲁特冰冷的指尖。

光明从不是属于我们的光明,从来不是

维鲁特一时静默,被灯光映得冷白的房间里交织着两个人各异的呼吸声。他仅仅是平静地望着赛科尔,一言不发。

……好吧,维鲁特,如果这是你想要的。

在固执的沉默中,蓝发青年终于妥协。他站起身来,出鞘利刃折出冰冷的光。他承诺道:如果这是你想要的——

无论它属于谁,黎明会到来的。我保证




Tbc?


填坑随缘,考完再说!

评论
热度(56)

© Utop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