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备战-学习中-常年不在-用爱发电

【影帝组】爱你在心口难开(x

*七夕贺+周年贺,无脑搞笑小短篇

*和对象一周年啦,写给她的 @The winter of Eden 


*《火枪手》梗,见B站av1823019

*【】中为画外音

*CP影帝组,维舜/舜维无差,有贵乱向玩梗,除了影帝组感情确定其他都是开玩笑的不要当真





维鲁特推开门,走了进来。


东楻的太子殿下姿态懒散地靠坐在会议桌旁,神色带了几分漫不经心。他的侍卫长站在他身后,背上斜挎着一支长枪。舜单手撑头,另一只手捏了只碧玉茶杯,摇晃的动作轻缓且悠然,杯里通透的碧绿色茶水没有溅出半滴。


他低垂着眼帘,面上只带三分笑意,一动不动宛若尊华美雕像。听见维鲁特走进来的声音他方才有了动作,指尖在碧玉茶杯上轻巧一叩,抬起一双笑意盎然的深棕色眼瞳:“大少来晚了,没赶上这盅热茶。”



【舜·欧德文在维鲁特·克洛诺走进这条走廊前刚刚准备好这一壶凉茶,他希望凭借时间差上的优势,提前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占据上风。】



“……这是什么?”早在这个神秘声音出声的第一时间,舜脸上的淡笑便一寸寸冷下去。他放下茶杯推到一边,笑意冷得像是艾格尼萨万年封冻的雪峰。他之前特意将周围扫地式侦查了很多遍,确认不会再有其他的埋伏,除他和尽远以外只有他的那位宿敌和其好友能走进来——这个声音闻所未闻并且直戳要害,它在哪里,它是怎么知道的?!


他很清楚这绝不可能是自己的手笔——身旁的挚友微微摇头表示并不知情,对面的合作伙伴眉梢微蹙,神色晦涩然而并不轻举妄动,他身后的影子一阵扭曲探出一个黑色身影,附耳过去小声说了几句话,便脱出影子双手环胸站到他身侧稍微落后半步的地方。



【“这声音该不会是这影刺客搞的鬼?”舜心想。】



内心所想被人一语道破,舜的神色依然镇定自若。他紧紧盯着对方二人的一举一动,打算看看是否还露出了什么马脚。


反倒是赛科尔听到这一声,反而噗地一声笑出来:“小爷我可没这闲心,殿下您多虑啦!”


“此事并非在下所为。”维鲁特摇头道。他神态平静,很好地收敛下每一分情绪,把一切都掩藏得滴水不漏,“看样子,殿下也不知情。”



【维鲁特认为这时他必须说些什么——什么都好,虽然他也同样对眼前的状况一无所知。】



“‘同样’?”他很轻易地抓住了关键词,几乎没有经过太多犹豫,便微笑着看向舜,意有所指,“看来我们是同一阵线上的,殿下。”



【他笑起来真像只狐狸。舜内心腹诽。】



听到这句话,维鲁特面上的假笑丝毫不变,伸出一只右手,继续道:“那么不如我们达成暂时性的合作,至少要知道……这个声音所说的,是否全都是我们的内心所想。”


舜微微颔首,搭上他的手,不轻不重地握了一下,同样回以虚假的微笑:“深有同感。”



【事实上,两个人都已经快要被对方的虚伪恶心吐了。】



“显而易见,”舜嗤道,他示意维鲁特落座,“这句话——不具有什么参考价值。”


“我认为今天的事很难继续完成了,”年轻军官微笑致意,端坐在椅子上,一双平静的红瞳直视着舜,“那就来解决一下……这个家伙。”



【维鲁特想到了一个方法。】



“大少不如说来听听?”舜向后仰,靠在椅背上,看起来姿态放松,流露出来的压迫力却分毫不变。维鲁特微微前倾,慢条斯理地摘下白手套放在一边。


“斯诺克先生,”他冲着舜身旁的侍卫长颔首致意,不动声色道,“您足够了解舜殿下,现在请殿下想一些斯诺克先生不可能设想到的情景或者想法,如果这个声音说对了而斯诺克先生对此一无所知……”


他稍作停顿:“或许它就真的知道我们心里在想什么。”


这个提议可行。



【舜开始想象。今天是……】



“好吧,”舜深吸一口气,打断了它,“这个尽远不知道,它说得对。”


“今天怎么?”赛科尔被勾起了好奇心。


尽远同样投过去质询的目光。



【……今天是他们在一起的一周年纪念日……】



维鲁特神色微动。


“和谁?”赛科尔问。



【……和正坐在他对面仿佛置身事外的维鲁特。】



“啥!?”赛科尔震惊无比,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你俩在一起一周年?”


维鲁特从来都没跟他提起过!


舜摸了摸鼻子:“……它说得对。”


赛科尔四顾一周,身边神情平静自若的维鲁特、对面气定神闲的皇子殿下和他身后仿佛早有所知的尽远。


“原来你们只瞒着我一个。”他绝望地抱住了脑袋。



【其实我也是刚刚知道。尽远想。】



赛科尔望向维鲁特,满心希望他的挚友能反驳这个太过疯狂的想法。


可是维鲁特承认道:“我们只是觉得……没有公开的必要。”



【哦这个操蛋的世界,赛科尔痛苦地想。如果他们两个都能在一起一年,我为什么不能和菠萝头谈一段时间试试?】



“在下觉得不妥。”尽远缓缓道。


“……不,我没有。”



【他想了。】



“绝对没有!我发誓!”



【他就是想了。】



“我说没有就没有你快给我闭嘴!谁要和那家伙谈恋爱!”



【……】



“……”



【可你确实想了。】



赛科尔崩溃道:“快,让它停下!”


维鲁特忍俊不禁,舜露出一幅沉思模样,仿佛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事件的另一位主角犹豫片刻,终于还是替自己澄清道:“……殿下,我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谁要和那个闹腾的小子谈恋爱。事实上,尽远觉得维鲁特的性格挺对他的胃口。】



“这个恐怕不行,”舜说,“要不你还是考虑一下赛科尔?”


“殿下,”尽远挣扎地道,“我真的谁也不喜欢。”



【所以为什么他们两个会在一起?赛科尔想。】



“天作之合,你有意见?”


“性格投缘……罢了。”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我不要留在这里吃狗粮了,赛科尔想,他们为什么不去开间房?*】



舜大笑出声。


“……你到底都在想什么啊。”维鲁特无奈地道。



【好吧,舜想,那么我今天能不能得到什么惊喜或者礼物?】



维鲁特认认真真地想了片刻,认认真真地摇了摇头。


舜叹了口气,控诉道:“结果到头来记着的只有孤一个。”


维鲁特下意识反驳:“我没忘。”



【尽远觉得头有些疼,面前这两个好像幼儿园里抢糖吃然后去找老师告状的小朋友。】



欧德文小朋友转过头,瞪了他一眼。


赛科尔一个没忍住大笑出来,被克洛诺小朋友飞了一记眼刀。



“回归正题,”维鲁特咳嗽一声,“我们怎么解决这个声音?”


“它应该不会一直都在,”舜道,“总有些时间或者空间上的限制。”



【幸运的是,舜说对了。】



“那么这个问题解决了——”



【这时候,舜突然想要吻他……】



“嗨,请你安静一下。”舜挑眉打断了它,不过他看起来并没有为此生气。他站起身来,隔着会议桌勾上自己恋人的脖颈。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_End.


*“你们为什么不去开间房”:出自视频原梗



评论(14)
热度(70)

© Utop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