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荒地上最后的玫瑰。

关于冬天和你

*沙雕无脑甜饼,取材于真实事件

*粗糙的生贺,没有文风没有文笔只有难吃的糖(塞

*OOC注意,背景捏造注意

*维赛/赛维无差


-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路普先生言,塔帕兹国立军事学院高二级一支花维鲁特·克洛诺男神虽然看起来完美无瑕,私下里却有些不为人知的小习惯——


——比如,容易发呆。


——又比如,不爱喝水。


-


路普先生表示,消息来源绝对真实可靠,甚至为我校首席八卦小报提供了实际证据——一封由丽安娜·克洛诺夫人亲笔的家信,和随信附带的一支男神用过的润唇膏。


至于一度在学校...

无名之死


摸鱼片段,试图填。


赛科尔在黑暗中吻他,最初是紧得几乎没有缝隙的拥抱,近乎要把对方楔入骨血,胸腔里的心脏隔着血肉共鸣,沉闷的声响逐渐明晰,然后振聋发聩;继而他们亲吻对方,气息灼热且急促,交缠的舌尖开始尝到淡淡血腥,火热的躯体隔着衬衫紧贴,手指一遍遍由眉眼沿颧骨描摹至下颔绷紧的弧度,他们从未有一刻如此刻般极致冷静而又激动不已,为分离而不舍,却又为对方而燃烧。


赛科尔松开钳制在对方后颈和腰间的手,轻轻磨蹭维鲁特的唇角,声音低沉略带沙哑,郑重如同某种誓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一九八四》。


做物理到精神恍惚,翻出了备忘录里的坑)

To the Moon*

*南国组友情,隐性CP向

*半架空,宇航员设

*经不起考据,名词术语什么的都是有参考的瞎扯淡,别信别当真,就当是架空

*全是虚构,写着玩儿的

*标题用了我非常喜欢的一个游戏的名字,实际内容与游戏无关。


“(雪花状屏幕,间或闪过模糊的黑白画面,隐约可以看到笨重的摇晃的人影)嘿……喂喂……听得见吗……这儿信号不太好……(明显的嘈杂电流声,声音的来源显得很远)……我想我需要调试一下天线,嗯,就是这样……(短暂黑屏)……嘿!指挥官先生!来帮个忙!……这套该死的衣服……(类似电源线插入已开启的音响时发出的摩擦声,屏幕摇晃几下开始出现影像,逐渐对焦然后变得清晰)好了,大功告成...

【维赛/赛维】Kiss Goodbye

*现代Paro,有私设掺杂,ooc注意,无差向

*今天带过去的无料基本都送出去了呜呜呜我感动,这篇是无料收录篇目唯一一篇未发表的x

*我今天真的超级开心呜呜呜呜呜见到好多老师还不嫌弃我的无料…x。

*严重我流


“嘿维利,我们分手吧。”


赛科尔盘腿坐在出租屋的木板床上,把手机从耳边拿开。屏幕很快亮起,显示出与“维鲁特”的通话界面,他戳开免提,听见话筒里传出的被分解又重组后电子信号构成的呼吸声,听了三秒钟安静平缓的呼吸,漫长到赛科尔几乎以为对方已经入睡,才传来一声语调平稳简洁的:“好。”


他张了张嘴,艰涩道:“晚安。”


没有听到回复,对方结束了通话。...


《雪国速递》番外||海洋之心

生日快乐! @A piece of pillow 

是雪国速递信件以外的故事。

维赛/赛维无差


*


维鲁特·克洛诺放下笔,慢慢地吐出一口气。


在等待墨水干透的时间中,他盖好钢笔拧紧墨水瓶,然后把它们端端正正地收回到书桌的抽屉里,里面还放着一沓信封,用一把魔导手枪压在上面。维鲁特把手枪放在一旁,拿起按照时间顺序一一排好的信件,从最早的一封开始,他小心地揭开粘性尚存的封口,抽出里面胡乱叠了两折又被他重新整整齐齐叠好的信纸展开,就着书桌前洒下的一片月光开始逐字逐句地看下去。


这封信的字迹显得有些歪歪扭扭,不过显然比起对方惯来嚣...

【维赛/赛维】致爱情,致希望,致自由——致世界与你

*时之歌Project/南国组无差向/维赛&赛维

*旧文翻修,无料收录篇之一。

*原著向AU,有架空世界观私设。

*正好是主页的第一百篇文章!


*


我曾经问他,你为什么想要到海的那一边去?


他许多次只是笑,并不回答。偶尔从喉咙里哼出一声,道我一个小鬼不懂他想什么,我不服气,要是这么说起来,这儿所有的鬼都是小鬼,因为他们全都不懂他在想什么,包括最老最老的那一只,最老的老鬼已经在鬼镇待了三百年,也算小鬼吗?


他大笑,大手用力揉乱了我的头发。回去妈妈是要生我气的,她足足花了一个时辰编我的辫子,现在全都一团糟。但我不生气也不担忧,甚至有点喜...

在第一千个没有太阳也没有你的黎明中

*严重我流,私设世界观

他嘶哑着嗓子,说维鲁特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能不能想一想你自己想一想我,他声音低哑且满含疲惫,但他仅仅是一遍又一遍地问;维鲁特,你想过你自己吗,你想过我吗?

他原本并没准备得到病床上沉默的青年的只言片语回复,但或许是他情绪过于激动以至于把对方的手攥得生疼亦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维鲁特轻声道,我想过的。

赛科尔怔住。指挥官于是稍微撑起身子,用生着薄茧的冰凉指腹触上他的面颊。他实在是太虚弱了,以至于赛科尔生出一种时空错乱的恍惚感。但这是我们的责任,赛科尔。他说。

那你的命呢,维鲁特,你的命算什么?

责任是必须背负的,你不是不懂。

我懂,我明白得很——我太他妈懂了!赛科...

_自由发挥

*是写给冷冷老师 @✨冷―cold:(是条咸鱼 昨天自由发挥http://lengxiaoan.lofter.com/post/1ec48de6_ee7fa9a9的配文!很短的小摸鱼


“没事的,“他微笑着重复道,不知是在说给谁听,语气中带着些强调意味,“没事的,赛科尔。”


可你看起来真的不像没事的样子。赛科尔看着他唇角甚至没来得及擦拭的血迹,把这句话咽回肚子里,近乎无措地抓住青年被鲜血浸透的衬衫袖口,指尖因此沾染暗红血色。他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最终只憋出一句毫无力度的呼唤:“维鲁特……”


“嗯?”银发青年一手按着腹部割裂的伤口,另一只手无力地垂在身旁...

“相信我,这样肯定比巧克力和玫瑰花浪漫得多!”

520贺文,我也想和喜欢的人在雨天出去看星星

维赛/赛维无差,短打摸鱼

昨天赛科尔约他看星星,晚上十一点,克洛诺庄园。

八点三十五分的时候外面开始下雨,他坐在窗前办公,一两滴雨飘进来湿了窗帘,于是维鲁特把文件收了收,用镇纸压好了,没关窗户。

八点四十六分划过一道闪电,那一瞬间世界都很亮,黑暗的天空被撕裂出一个缺口,很快又回归黑暗,继而雷声悲嚎,维鲁特的笔顿一下,于是字母y漂亮的右折的弧度便戛然而止了,他心想天空或许也是痛极了。

九点三十分雨还没有停,维鲁特写完了最后一份报告,把它们收入文件袋里,拿在手里掂了掂,放进公文包里拉好拉锁。这些明天要交上去审批。

十点十一分风开始大起来,窗...

血腥爱情故事。

*维赛/赛维无差

*很短还没写完的摸鱼

*非常莫名其妙的现代pa

*推荐bgm:《血腥爱情故事》白止

*灵感来源于歌曲,这个版本的太带感了……………


——————————(˶‾᷄ ⁻̫ ‾᷅˵)——————————


赛科尔站在天台上,身后霓虹闪烁,亮如白昼。


兜帽下的蓝发被高处的风吹得散乱,面罩掩着的唇角恣意扬起。维鲁特沉默地站在他对面,神色冷峻,右臂上割裂的伤口顾不上处理,他左手握着枪,枪口稍微上抬,对着赛科尔的眉心。凛冽的风把裸露皮肤刮得生疼,赛科尔松了握着刀的右手,晃了晃又很快背到身后,浑然没有发觉维鲁特正紧扣扳机的指尖一般,道:...

1 / 6

© Utopian. | Powered by LOFTER